沙特 记者之死震动世界新闻史上的一页

新闻 2018-11-16 14:12:02

  10月5日,《邮报》的评论版上,一空白有些刺眼。这是卡舒吉的第三天,也是新闻史上的一天,原本刊登他的专栏开了天窗,被放置了一片空白,标题为Amissing voice——《消失的声音》。

  在之前,卡舒吉的身份是沙特的一名 记者,也整个阿拉伯世界最著名的评论家之一。10月2日,卡舒吉进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馆,从此。半月之后,卡舒吉被已经死亡,而下达处死命令的则是沙特王储助理卡塔尼。更有消息显示,他在活着的时候被肢解。

  卡舒吉之死折射出了土耳其、沙特、美国的国家利益纠葛。近年来,卡舒吉对沙特内外政策持不同看法,逐渐与沙特对立。萨勒曼成为沙特新王储后,卡舒吉对他发起了更加猛烈的。

  尽管2017年卡舒吉前往美国“流放”避祸,但最终还是难逃一死。虽然沙特王室没有宣布对卡舒吉之死负责,但我们还是能够看出事件背后王室操控的影子。

  无论事情的如何,都改变不了这名优秀的 记者,死于一场的事实。本期咪咕悦读汇,小巴为你推荐张信刚《大中东行纪:世界并非静悄悄》,带你了解大中东地区硝烟不断的背后原因,听听作者对人类不同文明之间横向交流和纵向演变的观察与体会。

  在后哈里发时代,源于半岛中部的沙特家族取代了由奥斯曼人的 穆罕默德的哈希姆家族(Hashemite)的,管理麦加与麦地那,以伊斯兰教的正统自居。无论从地理、教力量还是石油财富上看,沙特阿拉伯的确是中东,甚至是全世界举足轻重的国家之一。

  自16世纪奥斯曼人阿拉伯半岛、入主伊斯兰圣地之后,苏非主义开始在那里盛行。由于奥斯曼人的宽容甚至是鼓励,苏非思想在伊斯兰世界占据显要地位长达数百年。

  18世纪上半叶,一个出生于内志地区的教世家、也受过苏非主义教育的学者伊本·阿布杜·瓦哈布(Ibn AbdulWahhab,1703-1792)决心与苏非主义,立志教,排除,净化。他得到内志地区一个贝都因部落酋长伊本·沙特(Ibn Saude)的支持。伊本·沙特有改变现状、统一半岛的抱负。他们两人互娶对方的女儿为妻,通过这种联姻建立了特殊的结盟。

  瓦哈布在伊本·沙特的支持下、宣教,利用武装力量义;而伊本·沙特则建立起以瓦哈比教义(Wahhabism)为基础的神权政体。后来,伊本·沙特的儿子继承了他父亲的,将扩张到半岛的西部和东北部。而瓦哈布的儿子也取得了沙特王朝教大“穆夫提(Mufti)”这个职位的世袭权。于是和教权在沙特家族与瓦哈布家族的通婚中融为一体。

  公元18-19世纪,由突厥语民族的奥斯曼帝国、波斯萨法维帝国和印度莫卧儿帝国在伊斯兰世界里三足鼎立;欧洲人在伊斯兰世界的影响也日益强大。这使得伊斯兰的发源地阿拉伯半岛的形势纷纭多变。

  在此期间,沙特家族的瓦哈比派曾经两次被奥斯曼帝国剿灭,但他们的后人又两度重建王国。一次大战后奥斯曼帝国解体,在阿拉伯世界最有力量的英国决定支持沙特家族阿拉伯半岛的大部分。1932年,“黑金”石油的发现,更巩固了沙特家族在阿拉伯半岛乃至在整个中东的地位。

  当今在阿拉伯半岛占地位的瓦哈比,源自逊尼伊斯兰四大中最为严格的罕百里派(Hanbali),但其严格程度尤胜于原有的罕百里派。

  瓦哈比派所有的法律和社会规范必须符合《古兰经》和《圣训》,一切应回到《古兰经》。这种主张与教的基本教义派(Fundamentalism)颇为相似,因此瓦哈比派也被人称为“伊斯兰基本教义派”。

  瓦哈比派反对通过偶像、实物等手段作为接近安拉的媒介,认为求助于使者和消灾祈福的行为都属于多神。他们十分注重、斋戒和,吸烟、饮酒、太阳城赌城官网赌博、跳舞或穿着华丽。

  近几十年,在受到沙特阿拉伯推动的瓦哈比教义的影响下,伊斯兰极端主义界各地逐渐抬头。这些极端的“ 者”主张一个人不应者,只应真主;只有和他们一致的人才算是真正的 穆斯林,其他人即便是和斋戒,只要支持被他们认为是真主的者,就不算是真正的 穆斯林。所以在“ 者”眼中,沙特阿拉伯和其他国家的阶层都不是真正的 穆斯林,而是需要清除的对象。

  “组织”就是由具有这种极端思想的 恐怖组成。而阿拉伯半岛情势之所以复杂,恰恰是由于瓦哈比主义既是者的意识形态,又是他们的极端主义者的理论基础。

  2010年,沙特阿拉伯的一个王子在英国被判无期徒刑,因为他在伦敦一家酒店里一名仆人。像他这样瓦哈比,但在行为上却放浪而为的王族和阶层比比皆是。最近被美军击毙的“”组织 领导人本·自己就是出身于沙特阿拉伯的五大家族之一,所以他才腰缠万贯,以财力支持组织。

  在近来整个阿拉伯世界进入板块大调整的时候,沙特阿拉伯的因应之道是一方面用武力支持遭到挑战的巴林等,一方面将手中的财富发放一部分给老百姓。这一手段是否长远有效很成疑问。有鉴于沙特阿拉伯地位之重要与石油蕴藏之丰富,它的未来一定是各大国极为关心的事,也必然是它们互相角力的重点。

  吊诡的是,一些国家为了经济利益,一向和笼络这个教、基本价值观与他们自己的格格不入的。而这个的阶层中有许多人,恰恰又成了者的免费“招募广告”。